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禅净中心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75|回复: 7

杂阿含104经,平时如何功课和一境性,105经,108经,107经

[复制链接]

40

主题

193

帖子

691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91
发表于 2021-5-12 05:15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诗意 于 2021-5-29 03:19 编辑

   宽子 :如是我闻:一时,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。
尔时,有比丘名焰摩迦,起恶邪见,作如是言:“如我解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”
时,有众多比丘闻彼所说,往诣其所,语焰摩迦比丘言:“汝实作是说:‘如我解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’耶?”
答言:“实尔,诸尊。”
时,诸比丘语焰摩迦:“勿谤世尊,谤世尊者不善,世尊不作是说,汝当尽舍此恶邪见。”
诸比丘说此语时,焰摩迦比丘犹执恶邪见,作如是言:“诸尊,唯此真实,异则虚妄。”如是三说。

   宽子 :时,诸比丘不能调伏焰摩迦比丘,即便舍去,往诣尊者舍利弗所,语尊者舍利弗言:“尊者,当知彼焰摩迦比丘起如是恶邪见言:‘我解知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’
我等闻彼所说已,故往问焰摩迦比丘:‘汝实作如是知见耶?’彼答我言:‘诸尊,实尔,异则愚说。’
我即语言:‘汝勿谤世尊,世尊不作此语,汝当舍此恶邪见。’再三谏彼,犹不舍恶邪见,是故我今诣尊者所,惟愿尊者,当令焰摩迦比丘息恶邪见,怜愍彼故!”
舍利弗言:“如是,我当令彼息恶邪见。”

   宽子 :时,众多比丘闻舍利弗语,欢喜随喜,而还本处。
尔时,尊者舍利弗晨朝著衣持钵,入舍卫城乞食;食已,出城,还精舍举衣钵已,往诣焰摩迦比丘所。
时,焰摩迦比丘遥见尊者舍利弗来,即为敷座洗足,安停脚机奉迎,为执衣钵,请令就座。
尊者舍利弗就座、洗足已,语焰摩迦比丘:“汝实作如是语:‘我解知世尊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’耶?”
焰摩迦比丘白舍利弗言:“实尔,尊者舍利弗。”
舍利弗言:“我今问汝,随意答我。云何,焰摩迦,色为常耶?为非常耶?”

   宽子 :答言:“尊者舍利弗,无常。”
复问:“若无常者,是苦不?”
答言:“是苦。”
复问:“若无常、苦是变易法,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、异我、相在不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”复问:“云何,焰摩迦,色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
   宽子 :复问:“云何,焰摩迦,异色有如来耶?异受、想、行、识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色中有如来耶?受、想、行、识中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如来中有色耶?如来中有受、想、行、识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非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
   宽子 :
“如是,焰摩迦,如来见法真实,如住无所得,无所施设,汝云何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为时说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焰摩迦,先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云何今复言非耶?”
焰摩迦比丘言:“尊者舍利弗,我先不解、无明故,作如是恶邪见说,闻尊者舍利弗说已,不解、无明,一切悉断。”
复问:“焰摩迦,若复问:‘比丘,如先恶邪见所说,今何所知见一切悉得远离?’汝当云何答?”
焰摩迦答言:“尊者舍利弗,若有来问者,我当如是答:‘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苦者寂静、清凉、永没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有来问者,作如是答。”

   宽子 :舍利弗言:“善哉!善哉!焰摩迦比丘,汝应如是答。所以者何?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若无常、苦者,是生灭法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”
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焰摩迦比丘远尘离垢,得法眼净。
尊者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今当说譬,夫智者以譬得解。如长者子,长者子大富多财,广求仆从,善守护财物。时,有怨家恶人,诈来亲附,为作仆从,常伺其便,晚眠早起,侍息左右,谨敬其事,逊其言辞,令主意悦,作亲友想、子想,极信不疑,不自防护,然后手执利刀,以断其命。
焰摩迦比丘,于意云何?彼恶怨家,为长者亲友,非为初始方便,害心常伺其便,至其终耶?而彼长者,不能觉知,至今受害。”
答言:“实尔,尊者。”

   宽子 :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于意云何?彼长者本知彼人诈亲欲害,善自防护,不受害耶?”
答言:“如是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如是,焰摩迦比丘,愚痴无闻凡夫于五受阴作常想、安隐想、不病想、我想、我所想,于此五受阴保持护惜,终为此五受阴怨家所害。如彼长者,为诈亲怨家所害而不觉知。
焰摩迦,多闻圣弟子于此五受阴,观察如病、如痈、如刺、如杀,无常、苦、空,非我、非我所,于此五受阴不著、不受,不受故不著,不著故自觉涅槃:我生已尽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后有。”
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焰摩迦比丘不起诸漏,心得解脱,尊者舍利弗为焰摩迦比丘说法,示教照喜已,从座起去。
   宽子 :今天经文比较长
   宽子 :尔时,有比丘名焰摩迦,起恶邪见,作如是言:“如我解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”
时,有众多比丘闻彼所说,往诣其所,语焰摩迦比丘言:“汝实作是说:‘如我解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’耶?”

   宽子 :尔时,有比丘名焰摩迦,起恶邪见,作如是言:“如我解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”
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说,阿罗汉身体死了之后,什么都没有了
   宽子 :就好像我们说,人死后,就没有轮回了
   宽子 :他说,佛陀是那样说的
   宽子 :因为焰摩迦在迷惑颠倒在有,没有,这个无知里面
   宽子 :就好像我们执着在好,不好里面
   宽子 :执着在,色,受,想,行,识,里面
   宽子 :所以他会误解佛陀的意思
   宽子 :觉得无漏解脱,就是什么都没有了,灭了
   宽子 :而不是不生不灭
   宽子 :就好像我们有人问,成佛后,都在干嘛呢?
   宽子 :因为我们的思维,是必须有所作为
   宽子 :所以用我们的思维,觉得成佛后,是一种形态,必须有所作为
   宽子 :所以我们深陷在色,受,想,行,识,的错误带领里面
   宽子 :有句话叫夏虫不可语冰
   宽子 :因为它没法想象,冰冷是怎样的
   宽子 :如是我闻:一时,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。
尔时,有比丘名焰摩迦,起恶邪见,作如是言:“如我解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”
时,有众多比丘闻彼所说,往诣其所,语焰摩迦比丘言:“汝实作是说:‘如我解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’耶?”
答言:“实尔,诸尊。”
时,诸比丘语焰摩迦:“勿谤世尊,谤世尊者不善,世尊不作是说,汝当尽舍此恶邪见。”
诸比丘说此语时,焰摩迦比丘犹执恶邪见,作如是言:“诸尊,唯此真实,异则虚妄。”如是三说。
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,到处去说,说我理解佛说,阿罗汉死后,就什么都没有了,灭了
   宽子 :有其他比丘听见了,就去问他,你真是是那样说的吗?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就回答说,是的,这真的是我说的
   宽子 :时,诸比丘语焰摩迦:“勿谤世尊,谤世尊者不善,世尊不作是说,汝当尽舍此恶邪见。”

   宽子 :其他比丘就劝他说,别诽谤佛陀,佛陀不是那样说的,你快快舍去这个邪见
   宽子 :诸比丘说此语时,焰摩迦比丘犹执恶邪见,作如是言:“诸尊,唯此真实,异则虚妄。”如是三说。

   宽子 :当其他比丘劝他时,他也不听,一直坚持
   宽子 :如是三说
   宽子 :我们时常看见经文说,如是三说
   宽子 :就是他说了三次,坚持了三次
   宽子 :也可以说是不停的那样坚持
   宽子 :不一定是三次,也可以是不停的重复和他人辩说
   宽子 :时,诸比丘不能调伏焰摩迦比丘,即便舍去,往诣尊者舍利弗所,语尊者舍利弗言:“尊者,当知彼焰摩迦比丘起如是恶邪见言:‘我解知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’
我等闻彼所说已,故往问焰摩迦比丘:‘汝实作如是知见耶?’彼答我言:‘诸尊,实尔,异则愚说。’
我即语言:‘汝勿谤世尊,世尊不作此语,汝当舍此恶邪见。’再三谏彼,犹不舍恶邪见,是故我今诣尊者所,惟愿尊者,当令焰摩迦比丘息恶邪见,怜愍彼故!”
舍利弗言:“如是,我当令彼息恶邪见。”

   宽子 :时,诸比丘不能调伏焰摩迦比丘,即便舍去,往诣尊者舍利弗所,语尊者舍利弗言:“尊者,当知彼焰摩迦比丘起如是恶邪见言:‘我解知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’

   宽子 :时,诸比丘不能调伏焰摩迦比丘,即便舍去
   宽子 :那些比丘,见不能说服焰摩迦比丘,便离去
   宽子 :往诣尊者舍利弗所,语尊者舍利弗言:“尊者,当知彼焰摩迦比丘起如是恶邪见言:‘我解知佛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更无所有。’

   宽子 :他们就去找舍利弗尊者,和他说了焰摩迦比丘的邪论
   宽子 :因为舍利弗尊者,智慧第一,辩才无碍
   宽子 :所以他们就希望他能说服他
   宽子 :舍利弗言:“如是,我当令彼息恶邪见。”

   宽子 :他们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了舍利弗尊者
   宽子 :舍利弗尊者就回答说,他真是邪见,我应该找机会去说服他
   宽子 :时,众多比丘闻舍利弗语,欢喜随喜,而还本处。
尔时,尊者舍利弗晨朝著衣持钵,入舍卫城乞食;食已,出城,还精舍举衣钵已,往诣焰摩迦比丘所。
时,焰摩迦比丘遥见尊者舍利弗来,即为敷座洗足,安停脚机奉迎,为执衣钵,请令就座。
尊者舍利弗就座、洗足已,语焰摩迦比丘:“汝实作如是语:‘我解知世尊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’耶?”
焰摩迦比丘白舍利弗言:“实尔,尊者舍利弗。”
舍利弗言:“我今问汝,随意答我。云何,焰摩迦,色为常耶?为非常耶?”

   宽子 :时,众多比丘闻舍利弗语,欢喜随喜,而还本处。

   宽子 :比丘们听见舍利弗尊者那样说,就很高兴的离开了
   宽子 :尔时,尊者舍利弗晨朝著衣持钵,入舍卫城乞食;食已,出城,还精舍举衣钵已,往诣焰摩迦比丘所。
时,焰摩迦比丘遥见尊者舍利弗来,即为敷座洗足,安停脚机奉迎,为执衣钵,请令就座。

   宽子 :第二天早晨,舍利弗托钵乞食,吃完之后,就出城去找焰摩迦比丘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看见舍利弗尊者到来,便很恭敬的请舍利弗尊者坐下
   宽子 :尊者舍利弗就座、洗足已,语焰摩迦比丘:“汝实作如是语:‘我解知世尊所说法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’耶?”
焰摩迦比丘白舍利弗言:“实尔,尊者舍利弗。”
舍利弗言:“我今问汝,随意答我。云何,焰摩迦,色为常耶?为非常耶?”
   宽子 :舍利弗尊者洗完脚,坐下之后,便问焰摩迦比丘
   宽子 :我们看经文,时常说洗足
   宽子 :印度以前都不穿鞋
   宽子 :所以去别人家,都有洗脚
   宽子 :舍利弗尊者就问焰摩迦比丘,听其他比丘说,说你说无漏阿罗汉,死后什么都没有,就断灭了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就回答说,是的,我是那样说的,因为我的理解佛陀就是那样说的
   宽子 :舍利弗言:“我今问汝,随意答我。云何,焰摩迦,色为常耶?为非常耶?”
   宽子 :舍利弗尊者就告诉焰摩迦比丘,我有问题问你,你就随意回答我
   宽子 :然后舍利弗尊者就问他,色是常久,或是非常久
   宽子 :答言:“尊者舍利弗,无常。”
复问:“若无常者,是苦不?”
答言:“是苦。”
复问:“若无常、苦是变易法,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、异我、相在不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”复问:“云何,焰摩迦,色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就回答说,是非常久,是无有常久,是无常
   宽子 :舍利弗尊者又问道,无常是苦吗?
   宽子 :他回答说,是苦
   宽子 :复问:“若无常、苦是变易法,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、异我、相在不?”

   宽子 :如果无常是苦,苦就是变化不定的
   宽子 :变化产生苦,苦就是因为变化
   宽子 :变迁易改
   宽子 :不变化,就没有生老病死,有什么苦?
   宽子 :所以没有固定的固我存在,他方的存在
   宽子 :没有真实不变的实相存在
   宽子 :所以舍利弗尊者问他,有没有我,异我,相在呢?
   宽子 :所以他回答说,没有
   宽子 :这是破除他的迷惑,因为焰摩迦比丘迷惑在五阴受里面
   宽子 :所以才会认为他的断灭是对的
   宽子 :我打个比方
   宽子 :就好比我们认为,水煮开了,蒸发了,就没有了
   宽子 :因为我们迷惑在我们的肤浅认知里面
   宽子 :如果我们没有学过科学,不懂什么是空气
   宽子 :那就认为自己的见解的对的
   宽子 :比丘也一样
   宽子 :他不懂他的理解,只是在自己的五阴受里面打转
   宽子 :比方说,我看见经文说无眼耳鼻舌身意
   宽子 :我们就解释说,那就是没有人了,所以没有五官
   宽子 :因为我们没有深入理解法身法相
   宽子 :所以今天的经文,是比较难浅白的说
   宽子 :这也就是比丘错误的认知
   宽子 :“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”复问:“云何,焰摩迦,色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   宽子 :如果说,一切都是变化无常,没有相,那么色相是如来吗?
   宽子 :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   宽子 :“须菩提!于意云何?可以身相见如来不?”
“不也,世尊!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身相,即非身相。”
佛告须菩提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

   宽子 :《金刚经》 第五品 如理实见分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一样
   宽子 :不能实见
   宽子 :所以他才会认为有生有灭
   宽子 :才会起了断灭的想法
   宽子 :
“如是,焰摩迦,如来见法真实,如住无所得,无所施设,汝云何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为时说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焰摩迦,先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云何今复言非耶?”
焰摩迦比丘言:“尊者舍利弗,我先不解、无明故,作如是恶邪见说,闻尊者舍利弗说已,不解、无明,一切悉断。”
复问:“焰摩迦,若复问:‘比丘,如先恶邪见所说,今何所知见一切悉得远离?’汝当云何答?”
焰摩迦答言:“尊者舍利弗,若有来问者,我当如是答:‘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苦者寂静、清凉、永没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有来问者,作如是答。”

   宽子 :今天时间不够了
   宽子 :我们明天继续讲完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0

主题

193

帖子

691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91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12 05:1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诗意 于 2021-5-12 05:19 编辑

宽子 :为何呢?宽子 :微笑都做不到,能觉悟吗
宽子 :不能的,因为心不是通透的
宽子 :我对你说对不起
宽子 :做不到
宽子 :为何呢?
宽子 :心不甘
宽子 :凭什么?
宽子 :这都是没有觉知,不能融化
元一散人 :嗯就是不甘心,所以不服气
元一散人 :所以越来越刚强
宽子 :你看弥勒菩萨
宽子 :被人吐痰
宽子 :还随他自甘了
宽子 :等它自己干
宽子 :因为不染于心
宽子 :这才是无生法忍
宽子 :我们一个对不起天都塌下来了
宽子 :说不出口
宽子 :我看见陌生人就害怕
宽子 :微笑不了
宽子 :这都是心里障碍
宽子 :身心薄弱
宽子 :身体弱,胆子就小
宽子 :小鸟救火,身体小,胆子大
宽子 :勇敢的心
宽子 :所以我们的行为,就是修行
宽子 :别人吃饱了,都跑了,我吃亏,没人洗碗,我来洗
宽子 :别人不愿意做的,我去做
宽子 :这就是融化自己的身心
宽子 :天天我洗碗,想到就生气
宽子 :这如何觉知呢
宽子 :如何慈悲喜舍
宽子 :学佛,不是高尚的理论
宽子 :这些高尚的理论,谁都可以说
如果不生气的洗碗,安心洗碗,碗洗干净了,内心也有喜悦感
清茶 :布施自己的体力
宽子 :因为闻,没有思,没有修,所以闻了说出来,也似而非
宽子 :思惟自己的缺点,去改进自己
宽子 :用佛法正见
宽子 :不是用世间法
宽子 :世间法,没有智慧
宽子 :八大人觉经,是一部非常深奥的经文
宽子 :看似简短,简单
宽子 :第一觉悟,就够学一辈子都学不好
宽子 :世间无常;国土危脆,四大苦空,五阴无我,生灭变异,虚伪无主,心是恶源,形为罪薮,如是观察,渐离生死。
一 : @元一散人 智慧从慈中修来的
元一散人 : @宽子
宽子 :如是观察,渐离生死。
宽子 :你们有没有如是观察
宽子 :生气时候,有没有五阴无我
宽子 :别人占你便宜,有没有觉得四大苦空
元一散人 :因为有敌意,无论是自己对别人有敌意还是感觉别人对自己有敌意,都会不安分
宽子 :是啊,慈经不光是念啊
宽子 :要慢慢自己让别人觉得自己无危险,无敌对
宽子 :兔子看见我,自己跑过来
宽子 :为何呢?
宽子 :兔子说,这个人,无危险
宽子 :踢他一脚也没事
宽子 :
宽子 :所以我们念慈经,要让自己去慈
宽子 :我要忙去了
宽子 :有点时间
宽子 :说说一境性
宽子 :一境性(巴利文与梵语:एकाग्रता,ekāgratā),又称心一境性(citta-ekaggatā,音译为质多医迦阿羯罗多),佛教术语,是指让心集中在一个地方,以进入禅定状态。它是一种心所,相当于三摩地,说一切有部将它列入大地法之一,南传上座部将它列为七个遍行心所之一。
宽子 :我们专心工作,不叫一境性
宽子 :一境,要注意这个(1)
宽子 :就是专注的,只有一个点,一
宽子 :一念摄万念
宽子 :而不是我在专心做饭,叫一境性
宽子 :做饭的时候,是散乱的动作,虽然专心,但那是念头纷飞的
宽子 :比方要下盐,一会要加水,一会要切菜
宽子 :所以你的思维也是浮动散乱的
宽子 :而进入禅定的一境性,是带领专注
宽子 :比方观呼吸,是带领你专注呼吸,你的各种妄想,就会渐渐被呼吸所代替,而不散乱
宽子 :这就是一念来带领你的专注点
宽子 :行住坐卧的禅定禅行,那是动中禅
宽子 :这也需要开始的反复练习
宽子 :比方开始先专注手掌的翻动
宽子 :用一个动作,来让自己专注,挂在上面
宽子 :禅定,不同觉知
宽子 :一境性,是代表专注于定
宽子 :而不是觉知的思维
宽子 :观呼吸,是去除妄念
宽子 :而不是观呼吸越来越多想法
宽子 :禅定的觉知,是为了更清楚的安住
宽子 :这是之前的正见
宽子 :而不是在一境里去各种琢磨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0

主题

193

帖子

691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91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12 17:20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104经续
   宽子 :复问:“如来中有色耶?如来中有受、想、行、识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非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如是,焰摩迦,如来见法真实,如住无所得,无所施设,汝云何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为时说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焰摩迦,先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云何今复言非耶?”
焰摩迦比丘言:“尊者舍利弗,我先不解、无明故,作如是恶邪见说,闻尊者舍利弗说已,不解、无明,一切悉断。”

   宽子 :复问:“焰摩迦,若复问:‘比丘,如先恶邪见所说,今何所知见一切悉得远离?’汝当云何答?”
焰摩迦答言:“尊者舍利弗,若有来问者,我当如是答:‘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苦者寂静、清凉、永没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有来问者,作如是答。”
舍利弗言:“善哉!善哉!焰摩迦比丘,汝应如是答。所以者何?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若无常、苦者,是生灭法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”
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焰摩迦比丘远尘离垢,得法眼净。

   宽子 :尊者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今当说譬,夫智者以譬得解。如长者子,长者子大富多财,广求仆从,善守护财物。时,有怨家恶人,诈来亲附,为作仆从,常伺其便,晚眠早起,侍息左右,谨敬其事,逊其言辞,令主意悦,作亲友想、子想,极信不疑,不自防护,然后手执利刀,以断其命。
焰摩迦比丘,于意云何?彼恶怨家,为长者亲友,非为初始方便,害心常伺其便,至其终耶?而彼长者,不能觉知,至今受害。”
答言:“实尔,尊者。”
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于意云何?彼长者本知彼人诈亲欲害,善自防护,不受害耶?”
答言:“如是,尊者舍利弗。”

   宽子 :复问:“如来中有色耶?如来中有受、想、行、识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复问:“非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”
“如是,焰摩迦,如来见法真实,如住无所得,无所施设,汝云何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为时说耶?”

   宽子 :心经说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
   宽子 :复问:“如来中有色耶?如来中有受、想、行、识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尊者舍利弗。
   宽子 :所以佛的正觉成就,是成就法身
   宽子 :如来见法真实,如住无所得,无所施设
   宽子 :佛是不生不灭
   宽子 :而不是有断灭
   宽子 :讲的,都是深入解脱的深层
   宽子 :所以舍利弗尊者就问焰摩迦比丘
   宽子 :汝云何言我解知世尊所说,漏尽阿罗汉身坏命终无所有,为时说耶?”
   宽子 :那你为何还说阿罗汉命终无所有呢?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言:“尊者舍利弗,我先不解、无明故,作如是恶邪见说,闻尊者舍利弗说已,不解、无明,一切悉断。”
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回答说,那是因为之前我无知无明
   宽子 :才会作那样的邪说
   宽子 :现在听了尊者的讲解,一切的不解,无知无明,都断除了
   宽子 :复问:“焰摩迦,若复问:‘比丘,如先恶邪见所说,今何所知见一切悉得远离?’汝当云何答?”
焰摩迦答言:“尊者舍利弗,若有来问者,我当如是答:‘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苦者寂静、清凉、永没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有来问者,作如是答。”

   宽子 :舍利弗尊者又问,焰摩迦比丘,如果现在问你之前的话,你会如何回答呢?
   宽子 :若有来问者,我当如是答:‘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苦者寂静、清凉、永没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有来问者,作如是答。”

   宽子 :漏尽阿罗汉,会观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,但是阿罗汉不染于色,解脱,所以这个苦不染,就能寂静,清凉,永不生,受,想,行,识,也是如此
   宽子 :如果有人问我,我就那么回答
   宽子 :第一觉悟:世间无常;国土危脆,四大苦空,五阴无我,生灭变异,虚伪无主,心是恶源,形为罪薮,如是观察,渐离生死
   宽子 :漏尽阿罗汉,也是如此观察
   宽子 :‘漏尽阿罗汉色无常,无常者是苦
   宽子 :世间无常;国土危脆,四大苦空,五阴无我
   宽子 :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焰摩迦比丘远尘离垢,得法眼净
   宽子 :尊者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今当说譬,夫智者以譬得解。如长者子,长者子大富多财,广求仆从,善守护财物。时,有怨家恶人,诈来亲附,为作仆从,常伺其便,晚眠早起,侍息左右,谨敬其事,逊其言辞,令主意悦,作亲友想、子想,极信不疑,不自防护,然后手执利刀,以断其命。
焰摩迦比丘,于意云何?彼恶怨家,为长者亲友,非为初始方便,害心常伺其便,至其终耶?而彼长者,不能觉知,至今受害。”

   宽子 :尊者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今当说譬
   宽子 :舍利弗尊者给焰摩迦比丘讲了一个比喻
   宽子 :比喻有个大财主
   宽子 :找人很多仆人,来帮他守财物
   宽子 :有恶人来他家,应聘混进去当仆人,恶人尽量去得到财主的信任
   宽子 :每天侍候财主,奉承财主,说好听的,跟随财主左右,最后财主对他如对亲人一样的好
   宽子 :令主意悦,作亲友想、子想,极信不疑,不自防护,然后手执利刀,以断其命。

   宽子 :财主很信任他的时候,自然不会提防他,然后恶人就很容易的找到机会,用刀杀死财主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,于意云何?彼恶怨家,为长者亲友,非为初始方便,害心常伺其便,至其终耶?而彼长者,不能觉知,至今受害。”
答言:“实尔,尊者。”
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于意云何?彼长者本知彼人诈亲欲害,善自防护,不受害耶?”
答言:“如是,尊者舍利弗。”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,于意云何?彼恶怨家,为长者亲友,非为初始方便,害心常伺其便,至其终耶?而彼长者,不能觉知,至今受害。”

   宽子 :所以恶人去财主的家,不是为了当仆人,侍候财主,只是怀着杀害之心,潜伏在财主身边,让他不知不觉,然后杀害
   宽子 :焰摩迦比丘回答说,是那样的,舍利弗尊者
   宽子 :舍利弗语焰摩迦比丘:“于意云何?彼长者本知彼人诈亲欲害,善自防护,不受害耶?”
答言:“如是,尊者舍利弗。”
   宽子 :如果财主知道他是恶人,故意亲近自己,想谋害自己,他就会保护自己,不被伤害,对不对?
   宽子 :答言:“如是,尊者舍利弗。”
   宽子 :“如是,焰摩迦比丘,愚痴无闻凡夫于五受阴作常想、安隐想、不病想、我想、我所想,于此五受阴保持护惜
   宽子 :我们对五受阴也是一样
   宽子 :五受阴如恶贼
   宽子 :愚痴无闻凡夫,认五阴为恒常,为安稳,为不会生病,为我的,为我所有
   宽子 :让五阴亲近我们,认五阴为亲戚,为好朋友
   宽子 :我们认五阴变化为常久的,能得到的
   宽子 :所以最后五阴亲近我们,杀了我们
   宽子 :所以我们念八大人觉经就有,四大苦空,五阴无我
   宽子 :世间无常,国土危脆
   宽子 :我们愚痴,就会对五阴爱惜
   宽子 :多闻圣弟子于此五受阴,观察如病、如痈、如刺、如杀,无常、苦、空,非我、非我所,于此五受阴不著、不受,不受故不著,不著故自觉涅槃
   宽子 :多闻圣弟子就不一样
   宽子 :所以多闻,广学多闻也是很重要
   宽子 :这个多闻,是说多去了解正见,各种基础自己该学的
   宽子 :八正道
   宽子 :正见,正思惟
   宽子 :正语,正业  ,正命,正精进
   宽子 :最后成就正念,正定
   宽子 :观察生老病死,观察无常变化
   宽子 :观受是苦,观身不净,观心无常,观法无我
   宽子 :观察三解脱门
   宽子 :空,无相,无愿
   宽子 :七善处,三观义
   宽子 :于此五受阴不著、不受,不受故不著,不著故自觉涅槃
   宽子 :不着,不受,不染,不缚
   宽子 :不著故自觉涅槃:我生已尽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后有。”
   宽子 :最后成就阿罗汉
   宽子 :今天就聊到这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0

主题

193

帖子

691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91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14 16:16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105经
    宽子 :如是我闻:一时,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。
尔时,有外道出家名仙尼,来诣佛所,恭敬问讯,于一面坐,白佛言:“世尊,先一日时,若沙门、若婆罗门、若遮罗迦、若出家,集于希有讲堂,如是义称:富兰那迦葉为大众主,五百弟子前后围绕;其中有极聪慧者、有钝根者,及其命终,悉不记说其所往生处。
复有末迦梨瞿舍利子为大众主,五百弟子前后围绕;其诸弟子有聪慧者、有钝根者,及其命终,悉不记说所往生处。
如是先阇那毗罗胝子、阿耆多翅舍钦婆罗、迦罗拘陀迦旃延、尼揵陀若提子等,各与五百弟子前后围绕,亦如前者。
沙门瞿昙尔时亦在彼论中言:沙门瞿昙为大众主,其诸弟子,有命终者,即记说言:‘某生彼处、某生此处。’我先生疑,云何沙门瞿昙得如此法?”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汝莫生疑!以有惑故,彼则生疑。仙尼当知,有三种师。何等为三?有一师,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,而无能知命终后事,是名第一师出于世间。
复次,仙尼,有一师,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命终之后亦见是我,如所知说。
复次,仙尼,有一师,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亦复不见命终之后真实是我。
仙尼,其第一师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者,名曰断见;
彼第二师,见今世后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者,则是常见;
彼第三师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命终之后,亦不见我,是则如来、应、等正觉说,现法爱断、离欲、灭尽、涅槃。”
仙尼白佛言:“世尊,我闻世尊所说,遂更增疑。”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正应增疑。所以者何?此甚深处,难见难知,应须甚深照微妙至到,聪慧所了。凡众生类,未能辩知。所以者何?众生长夜异见、异忍、异求、异欲故。”
仙尼白佛言:“世尊,我于世尊所,心得净信。惟愿世尊为我说法,令我即于此座,慧眼清净!”
佛告仙尼:“今当为汝随所乐说。”
佛告仙尼:“色是常耶?为无常耶?”
答言:“无常。”
世尊复问:“仙尼,若无常者,是苦耶?”
答言:“是苦。”
    宽子 :世尊复问仙尼:“若无常、苦是变易法,多闻圣弟子宁于中见我、异我、相在不?”
答言:“不也,世尊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”复问:“云何,仙尼,色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世尊。”
“受、想、行、识是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世尊。”
复问:“仙尼,异色有如来耶?异受、想、行、识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世尊。”
复问:“仙尼,色中有如来耶?受、想、行、识中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世尊。”
复问:“仙尼,如来中有色耶?如来中有受、想、行、识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世尊。”
    宽子 :复问:“仙尼,非色,非受、想、行、识有如来耶?”
答言:“不也,世尊。”
佛告仙尼:“我诸弟子闻我所说,不悉解义而起慢无间等;非无间等故,慢则不断;慢不断故,舍此阴已,与阴相续生。是故,仙尼,我则记说,是诸弟子身坏命终,生彼彼处。
所以者何?以彼有余慢故。仙尼,我诸弟子于我所说,能解义者,彼于诸慢得无间等;得无间等故,诸慢则断;诸慢断故,身坏命终,更不相续。仙尼,如是弟子我不说彼舍此阴已,生彼彼处。
    宽子 :所以者何?无因缘可记说故。欲令我记说者,当记说:‘彼断诸爱欲,永离有结,正意解脱,究竟苦边。’我从昔来及今现在常说慢过、慢集、慢生、慢起,若于慢无间等观,众苦不生。”
佛说此法时,仙尼出家远尘离垢,得法眼净。
尔时,仙尼出家见法、得法,断诸疑惑,不由他知,不由他度,于正法中,心得无畏;从座起,合掌白佛言:“世尊,我得于正法中出家修梵行不?”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汝于正法得出家、受具足戒、得比丘分。”
尔时,仙尼得出家已,独一静处修不放逸,作如是思惟,所以族姓子剃除须发,正信、非家、出家学道,修行梵行,见法自知得证:我生已尽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后有,得阿罗汉。
闻佛所说,欢喜奉行。
    宽子 :
    宽子 :尔时,有外道出家名仙尼,来诣佛所,恭敬问讯,于一面坐,白佛言:“世尊,先一日时,若沙门、若婆罗门、若遮罗迦、若出家,集于希有讲堂,如是义称:富兰那迦葉为大众主,五百弟子前后围绕;其中有极聪慧者、有钝根者,及其命终,悉不记说其所往生处。
    宽子 :有一位外道,叫做仙尼
    宽子 :他来到佛陀处问佛陀
    宽子 :他说,佛陀,你看其他外道,他们也有很多弟子,也有聪慧的,愚钝的,各种各样的弟子很多,但是他们的老师,也没说他们命终时,他们往生的地方
    宽子 :这里各种外道的名字,我就不聊了,大家可以看法师的白话翻译
    宽子 :沙门瞿昙尔时亦在彼论中言:沙门瞿昙为大众主,其诸弟子,有命终者,即记说言:‘某生彼处、某生此处。’我先生疑,云何沙门瞿昙得如此法?”
    宽子 :只有佛陀老师,还有他的弟子,命终时,有记说,往生此处或他处,可以得知
    宽子 :我就怀疑,为何只有佛陀老师,能得知此法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汝莫生疑!以有惑故,彼则生疑。仙尼当知,有三种师。何等为三?有一师,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,而无能知命终后事,是名第一师出于世间。
复次,仙尼,有一师,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命终之后亦见是我,如所知说。
复次,仙尼,有一师,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亦复不见命终之后真实是我。
    宽子 :佛陀告诉仙尼,你别怀疑,你要知道,有三种老师
    宽子 :有一种老师,见世间真实有我,这种老师,不能知道命终之事
    宽子 :我们这里可以结合一下看
    宽子 :仙尼,其第一师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者,名曰断见;
彼第二师,见今世后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者,则是常见;
彼第三师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命终之后,亦不见我,是则如来、应、等正觉说,现法爱断、离欲、灭尽、涅槃。”
    宽子 :有一师,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,而无能知命终后事,是名第一师出于世间。
    宽子 :仙尼,其第一师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者,名曰断见;
    宽子 :只有现世而没有来世,命终就断灭了,所以他不能知道命终往何处
    宽子 :现在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者,名曰断见;
    宽子 :复次,仙尼,有一师,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命终之后亦见是我,如所知说。
    宽子 :彼第二师,见今世后世真实是我,如所知说者,则是常见;
    宽子 :另一种,就是现世和后世的我,是常相不变,是不变易
    宽子 :见今世后世真实是我
    宽子 :这叫常见
    宽子 :认为不会变化
    宽子 :复次,仙尼,有一师,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亦复不见命终之后真实是我。
    宽子 :彼第三师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命终之后,亦不见我,是则如来、应、等正觉说,现法爱断、离欲、灭尽、涅槃。”
    宽子 :第三种老师,就是佛陀
    宽子 :不见我,异我, 相在
    宽子 :不见现在世真实是我,亦复不见命终之后真实是我。
    宽子 :是则如来、应、等正觉说,现法爱断、离欲、灭尽、涅槃。”
    宽子 :这就是没有攀缘捉取的涅槃
    宽子 :断灭,和常见,都堕在五受阴里面
    宽子 :因为这是无明的捆缚
    宽子 :就好像井底之蛙,它的生灭,认知,都是局限在井里面
    宽子 :用有我,去认知一切
    宽子 :所以佛陀的讲解,都超脱世间的约束
    宽子 :超脱五受阴
    宽子 :比方我们说,善恶,好坏,生死
    宽子 :我们认为一定有生死,有常在,有毁灭
    宽子 :而佛陀说不生不灭
    宽子 :我们会惊讶
    宽子 :如何不生不灭呢?
    宽子 :所以开始就要打破有我,相在的认知
    宽子 :脱离无明的局限
    宽子 :就好比我们很笨,有个聪明人给我们讲解,我们会恍然大悟
    宽子 :哦,原来这样
    宽子 :而我们学佛也一样
    宽子 :我们局限于身见
    宽子 :身心的感受见解
    宽子 :佛言:甚勿信汝意,汝意不可信。慎勿与色会,色会即祸生。得阿罗汉已,乃可信汝意。
    宽子 :汝意不可信。慎勿与色会,色会即祸生
    宽子 :所以受五受阴的约束
    宽子 :意与色境会合,攀缘
    宽子 :色会即祸生
    宽子 :仙尼白佛言:“世尊,我闻世尊所说,遂更增疑。”
    宽子 :仙尼外道,不明白佛陀说的
    宽子 :他说,佛陀,你那么一说,我就更糊涂了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正应增疑。所以者何?此甚深处,难见难知,应须甚深照微妙至到,聪慧所了。凡众生类,未能辩知。所以者何?众生长夜异见、异忍、异求、异欲故。”
仙尼白佛言:“世尊,我于世尊所,心得净信。惟愿世尊为我说法,令我即于此座,慧眼清净!”
佛告仙尼:“今当为汝随所乐说。”
佛告仙尼:“色是常耶?为无常耶?”
答言:“无常。”
世尊复问:“仙尼,若无常者,是苦耶?”
答言:“是苦。”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正应增疑。所以者何?此甚深处,难见难知,应须甚深照微妙至到,聪慧所了
    宽子 :佛陀告诉仙尼,你更加迷惑,是应该的
    宽子 :为何呢?因为这里有很深的道理,很难明白,需要观照到深处的佛法,很有慧根,才能明白
    宽子 :这里就好比两个不同的境界
    宽子 :为何那样说呢
    宽子 :一个是在五受阴的世界
    宽子 :一个是在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的世界
    宽子 :说世界,只是比喻
    宽子 :五蕴皆空,就没有世界或者有世界那么一说了
    宽子 :就好比我们不能理解不生不灭的圆融
    宽子 :所以佛陀就给他讲基础
    宽子 :凡众生类,未能辩知。所以者何?众生长夜异见、异忍、异求、异欲故。
    宽子 :异
    宽子 :不同
    宽子 :也就是说,是变化
    宽子 :众生异见
    宽子 :变化无常,所以众生所见,也是不一样,也是无常
    宽子 :众生所见不同
    宽子 :每个人看见,见解不一样
    宽子 :异见、异忍、异求、异欲故。
    宽子 :异忍,不一样的接受
    宽子 :异求
    宽子 :不一样的追求,需求
    宽子 :异欲
    宽子 :不一样的欲望
    宽子 :凡众生类,未能辩知
    宽子 :这就是无明
    宽子 :十二因缘的开端,轮回的开端
    宽子 :仙尼白佛言:“世尊,我于世尊所,心得净信。惟愿世尊为我说法,令我即于此座,慧眼清净!”
佛告仙尼:“今当为汝随所乐说。”
佛告仙尼:“色是常耶?为无常耶?”
答言:“无常。”
世尊复问:“仙尼,若无常者,是苦耶?”
答言:“是苦。”
    宽子 :仙尼白佛言:“世尊,我于世尊所,心得净信。惟愿世尊为我说法,令我即于此座,慧眼清净!”
    宽子 :仙尼外道,从来没有听过这些法,心忽然开朗,所以就告诉佛陀说,佛陀,请你继续为我说法,我听你说的这些,法喜充满,心得净信,请你继续让我得慧眼清净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当为汝随所乐说。”
    宽子 :佛陀就告诉他,好,你欢喜的听法,我当为你说法
    宽子 :佛告仙尼:“色是常耶?为无常耶?”
答言:“无常。”
世尊复问:“仙尼,若无常者,是苦耶?”
答言:“是苦。”
    宽子 :所以我们看经文,都是回到五蕴,四谛,十二因缘
    宽子 :说色,受,想,行,识,说苦,说无明
    宽子 :可知基础正见的重要
    宽子 :每个人到佛陀处求法,佛陀都先说基础
    宽子 :如果我们都不懂色无常,是苦
    宽子 :那么就没法继续说下去
    宽子 :比方佛陀问,色是常吗?
    宽子 :你回答说,什么意思呢?佛陀
    宽子 :佛陀就没法给你讲下去
    宽子 :所以仙尼外道会回答,色是无常, 是苦
    宽子 :因为他也有基础
    宽子 :今天我们就先聊到这,时间关系
    宽子 :明天继续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0

主题

193

帖子

691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91
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24 11:54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草 2021-05-20
    宽子 :如是我闻:一时,佛住释氏天现聚落。
尔时,有西方众多比丘欲还西方安居,诣世尊所,稽首佛足,退坐一面。
尔时,世尊为其说法,示教照喜。种种示教照喜已,时西方众多比丘从座起,合掌白佛言:“世尊,我西方众多比丘欲还西方安居,今请奉辞。”
佛告西方诸比丘:“汝辞舍利弗未?”
答言:“未辞。”
佛告西方诸比丘:“舍利弗淳修梵行,汝当奉辞,能令汝等以义饶益,长夜安乐!”
时,西方诸比丘辞退欲去。时,尊者舍利弗去佛不远,坐一坚固树下,西方诸比丘往诣尊者舍利弗所,稽首礼足,退坐一面,白尊者舍利弗言:“我等欲还西方安居,故来奉辞。”
舍利弗言:“汝等辞世尊未?”
答言:“已辞。”

    宽子 :舍利弗言:“汝等还西方,处处异国,种种异众,必当问汝。汝等今于世尊所,闻善说法,当善受、善持、善观、善入,足能为彼具足宣说,不毁佛耶?不令彼众难问、诘责、堕负处耶?”
彼诸比丘白舍利弗:“我等为闻法故,来诣尊者,惟愿尊者具为我说,哀愍故!”
尊者舍利弗告诸比丘:“阎浮提人聪明利根,若刹利、若婆罗门、若长者、若沙门,必当问汝:‘汝彼大师云何说法?以何教授汝?’
当答言:‘大师唯说调伏欲贪,以此教授。’
当复问汝:‘于何法中调伏欲贪?’
当复答言:‘大师唯说于彼色阴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阴调伏欲贪,我大师如是说法。’

    宽子 :
彼当复问:‘欲贪有何过患故,大师说于色调伏欲贪,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?’
汝复应答言:‘若于色欲不断、贪不断、爱不断、念不断、渴不断者,彼色若变、若异,则生忧、悲、恼苦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见欲贪有如是过故,于色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。’
彼复当问:‘见断欲贪、有何福利故,大师说于色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?’
当复答言:‘若于色断欲、断贪、断念、断爱、断渴,彼色,若变、若异不起忧、悲、恼苦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
“诸尊,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得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生于善处者,世尊终不说言‘当断诸不善法’,亦不教人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得尽苦边。

    宽子 :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,堕恶道中,是故世尊说言‘当断不善法’,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若受诸善法因缘,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堕恶道中者,世尊终不说受持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受持善法,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,生于善处,是故世尊赞叹、教人受诸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”
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西方诸比丘不起诸漏,心得解脱。
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诸比丘欢喜随喜,作礼而去。

    宽子 :有西方众多比丘欲还西方安居
    宽子 :有西方来的比丘,要回去西方安居
    宽子 :尔时,世尊为其说法,示教照喜。种种示教照喜已,时西方众多比丘从座起,合掌白佛言:“世尊,我西方众多比丘欲还西方安居,今请奉辞。”
佛告西方诸比丘:“汝辞舍利弗未?”
答言:“未辞。”

    宽子 :他们听完佛陀开示,就向佛陀请辞
    宽子 :佛陀就问他们,你们有没有向舍利弗尊者请辞呢
    宽子 :他们回答说,还没有
    宽子 :佛告西方诸比丘:“舍利弗淳修梵行,汝当奉辞,能令汝等以义饶益,长夜安乐!”
时,西方诸比丘辞退欲去。时,尊者舍利弗去佛不远,坐一坚固树下,西方诸比丘往诣尊者舍利弗所,稽首礼足,退坐一面,白尊者舍利弗言:“我等欲还西方安居,故来奉辞。”
舍利弗言:“汝等辞世尊未?”
答言:“已辞。”
    宽子 :佛陀就告诉他们说,舍利弗修行很好,你们应该恭敬的向他请辞,这样他就会为你们说法,让你们得益
    宽子 :这些西方来的比丘,请辞佛陀后,就如佛陀所说,去舍利弗尊者处,和尊者道别
    宽子 :舍利弗尊者就问,你们向佛陀请辞了吗? 他们回答说,已经请辞了
    宽子 :舍利弗言:“汝等还西方,处处异国,种种异众,必当问汝。汝等今于世尊所,闻善说法,当善受、善持、善观、善入,足能为彼具足宣说,不毁佛耶?不令彼众难问、诘责、堕负处耶?”
彼诸比丘白舍利弗:“我等为闻法故,来诣尊者,惟愿尊者具为我说,哀愍故!”

    宽子 :舍利弗尊者就对他们说,你们回去西方,处处不同的国家,不同的人民,必然会问你们,你们到佛陀那听闻佛陀说法,你们能不能善于领受佛法,善于修持佛法,善于觉知观察,善于深入解脱之道,足能辩才无碍,足能为我们说法,不歪曲佛陀的意思吗?
    宽子 :不会被我们问不出佛理,不会被我们责备,不会让我们堕落吗?
    宽子 :舍利弗尊者就是想告诉他们,你们到底明白了吗?会不会回去,忘记了,被人问倒了
    宽子 :到底有没有明白,解脱之道
    宽子 :彼诸比丘白舍利弗:“我等为闻法故,来诣尊者,惟愿尊者具为我说,哀愍故!”
    宽子 :众西方比丘就对尊者说,请尊者为我们说法,好让我们听闻正法
    宽子 :请尊者慈悲我们
    宽子 :尊者舍利弗告诸比丘:“阎浮提人聪明利根,若刹利、若婆罗门、若长者、若沙门,必当问汝:‘汝彼大师云何说法?以何教授汝?’
当答言:‘大师唯说调伏欲贪,以此教授。’
当复问汝:‘于何法中调伏欲贪?’
当复答言:‘大师唯说于彼色阴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阴调伏欲贪,我大师如是说法。’
    宽子 :尊者舍利弗告诸比丘:“阎浮提人聪明利根,若刹利、若婆罗门、若长者、若沙门,必当问汝:‘汝彼大师云何说法?以何教授汝?’

    宽子 :阎浮提人聪明利根
    宽子 :刹利、婆罗门、长者、沙门,都会问你们
    宽子 :佛陀是怎样说法,怎样教你们的
    宽子 :就是你们回去了,不能丢人现眼,别人问你,你要能回答
    宽子 :其实我们也一样
    宽子 :自己如果抱着不能丢人的态度,自己也会勤奋去学,去思惟
    宽子 :看似为了炫耀,其实不是
    宽子 :因为真正得益的,还是自己
    宽子 :当答言:‘大师唯说调伏欲贪,以此教授。’
当复问汝:‘于何法中调伏欲贪?’
当复答言:‘大师唯说于彼色阴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阴调伏欲贪,我大师如是说法。’
    宽子 :舍利弗尊者,一步一步引导他们思惟
    宽子 :别人问你们,佛陀教了什么?
    宽子 :你们该回答,佛陀教导调伏欲贪
    宽子 :别人又会问,怎样调伏欲贪?
    宽子 :你们该回答说 : 于色阴去调伏欲贪,于受阴,想阴,行阴,识阴 ,去调伏欲贪
    宽子 :佛陀是那样教导我们的
    宽子 :
彼当复问:‘欲贪有何过患故,大师说于色调伏欲贪,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?’
汝复应答言:‘若于色欲不断、贪不断、爱不断、念不断、渴不断者,彼色若变、若异,则生忧、悲、恼苦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见欲贪有如是过故,于色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。’
彼复当问:‘见断欲贪、有何福利故,大师说于色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?’
当复答言:‘若于色断欲、断贪、断念、断爱、断渴,彼色,若变、若异不起忧、悲、恼苦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
“诸尊,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得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生于善处者,世尊终不说言‘当断诸不善法’,亦不教人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得尽苦边。

    宽子 :彼当复问:‘欲贪有何过患故,大师说于色调伏欲贪,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?’

    宽子 :别人又会问: 欲贪有什么不好吗?有什么后患吗?为何佛陀需要说,于色,受,想,行,识,去调伏欲贪呢?
    宽子 :汝复应答言:‘若于色欲不断、贪不断、爱不断、念不断、渴不断者,彼色若变、若异,则生忧、悲、恼苦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见欲贪有如是过故,于色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。’

    宽子 :你们该回答说: 如果于色欲不断,贪不断,念头不断,渴求不断的话,那么如果攀缘的色境变化了,不同了,不是一样了,那么我们就会产生忧愁,悲伤,苦恼,我们所受,所想,所行,所识,都是一样,变化了,不同了,烦恼就会产生
    宽子 :所以我们明白看见欲贪于色,有这些后患,过错,所以我们于色去调伏欲贪,于受,想,行,识,去调伏欲贪
    宽子 :彼复当问:‘见断欲贪、有何福利故,大师说于色调伏欲贪,于受、想、行、识调伏欲贪?’

    宽子 :别人又问: 那么调伏欲贪,有什么好处呢?佛陀说于色,受,想,行,识,调伏欲贪,有什么好处呢?
    宽子 :当复答言:‘若于色断欲、断贪、断念、断爱、断渴,彼色,若变、若异不起忧、悲、恼苦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
“诸尊,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得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生于善处者,世尊终不说言‘当断诸不善法’,亦不教人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得尽苦边。
    宽子 :于色断欲、断贪、断念、断爱、断渴
    宽子 :都断了,这个断,是说心解脱而断
    宽子 :彼色,若变、若异不起忧、悲、恼苦;受、想、行、识亦复如是。’
    宽子 :都有智慧而断的话,那么当色境变化,色境不同了,不一样了,就不会起各种忧愁,悲伤,苦恼
    宽子 :受,想,行,识,也一样
    宽子 :这就是昨天经文说的,身苦心不苦
    宽子 :成就不动法身
    宽子 :不对境生迷
    宽子 :“诸尊,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得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生于善处者,世尊终不说言‘当断诸不善法’,亦不教人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得尽苦边。
    宽子 :所以时常说如如不动,这是法身
    宽子 :三毒不染, 六根不攀缘,叫如如不动
    宽子 :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
    宽子 :烦恼,悲伤,忧愁,这些就叫苦厄
    宽子 :“诸尊,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得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生于善处者,世尊终不说言‘当断诸不善法’,亦不教人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得尽苦边。
    宽子 :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,堕恶道中,是故世尊说言‘当断不善法’,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若受诸善法因缘,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堕恶道中者,世尊终不说受持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受持善法,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,生于善处,是故世尊赞叹、教人受诸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”
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西方诸比丘不起诸漏,心得解脱。
尊者舍利弗说是法时,诸比丘欢喜随喜,作礼而去。

    宽子 :“诸尊,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得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生于善处者,世尊终不说言‘当断诸不善法’,亦不教人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得尽苦边。
    宽子 :这里是说,你们回去,应该告诉他们
    宽子 :因为你们大家现在受的法,因为不善因缘的原因
    宽子 :比方说,学了外道,认为这是正确的
    宽子 :今得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生于善处者
    宽子 :所以你们觉得,自己修的是好的,得到快乐的,没有障碍的,能去除烦恼的
    宽子 :这就是说,外道的因缘不一样
    宽子 :所以他们也一样生于善处,生于天界
    宽子 :世尊终不说言‘当断诸不善法’,亦不教人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得尽苦边。
    宽子 :所以当外道没有因缘,佛陀说不了解脱法给他们听
    宽子 :因为他们觉得那样快乐
    宽子 :快乐时候,不会去修行
    宽子 :不会想去解脱
    宽子 :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,堕恶道中,是故世尊说言‘当断不善法’,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若受诸善法因缘,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堕恶道中者,世尊终不说受持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
    宽子 :也就是说,当你在轮回中,快乐的时候,没有苦恼,无明不知不觉的时候
    宽子 :很难深入学习佛法
    宽子 :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,堕恶道中,是故世尊说言‘当断不善法’,于佛法中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
    宽子 :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,今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,堕恶道中
    宽子 :以受诸不善法因缘故
    宽子 :这是说无明轮回
    宽子 :今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,堕恶道中
    宽子 :这个时候,你才会真正需要佛法
    宽子 :若受诸善法因缘,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堕恶道中者,世尊终不说受持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受持善法,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,生于善处,是故世尊赞叹、教人受诸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”

    宽子 :若受诸善法因缘,现法苦住,障碍热恼,身坏命终堕恶道中者,世尊终不说受持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

    宽子 :受诸善法因缘
    宽子 :学外道善法
    宽子 :但是却不能解脱,受苦,无明
    宽子 :也没有因缘去学佛法
    宽子 :受持善法,现法乐住,不苦、不碍、不恼、不热,身坏命终,生于善处,是故世尊赞叹、教人受诸善法,于佛法中,修诸梵行,平等尽苦,究竟苦边。”

    宽子 :这才是真正的学习佛法,而得解脱
    宽子 :今天先聊到这,最后几段,理解的不是很好,因为时间关系,有时间,我们再复习一下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禅净中心  

GMT+8, 2021-7-27 00:37 , Processed in 0.12723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